欢迎来到华中师范党委学生工作部(人武部)!

中文English投稿须知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 首页   >   标兵优干   >   三好学生标兵   >   正文

与古为徒的读书人

作者:    信息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4-13

罗远编者按:罗远,男,汉族,共青团员,江西丰城人,系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历史学专业2016级本科生。英语六级,校“博雅计划”成员,综合成绩连续三年排名专业第一,已获浙江大学推免资格;曾担任华中师范大学学生会副部长、历史文化学院团委学生会学刊部部长、院1605班班长;曾获国家励志奖学金、国家奖学金、湖北省国学达人挑战赛二等奖等荣誉;曾参与古籍整理项目“清儒万希槐《十三经证异》标点整理”,主持校级项目“日本宫内厅藏金泽文库卷子本《春秋经传集解》校勘考释”。 

2016年的暑假,罗远填报志愿的草稿上,全是“中国语言文学”、“历史学”、“古典文献学”一类的文史专业。“我对文科热门的经济、法律类专业既不擅长,也无兴趣,”他说,“文史之学,是我那时的长处和兴趣,但如今的意义,成为我追求的志业。”

而今,刚刚结束推免的他,保持着连续三年成绩专业第一的水准,再次以复试第一的成绩,获得浙江大学古典文献学专业的推免资格,追求志业,如愿以偿。

与古为徒习文史

刚刚进入历史文化学院,他也不知在学习上选择什么方向去努力——直到阅读《张舜徽集》。“张先生是博学通人,是近在华师而真实可感的博学通人,没有受他的感染,我不可能这么快决定学习文献学。”他说。

2017年,他以优异的成绩选入校“博雅计划”,选择了校文献所张固也老师为导师,还参跟随吴柱老师精读《春秋左传正义》。“真学问多读原典”,这是罗远铭记在心的师训。受两位老师指导,他阅读结构中,原典的阅读是重中之重。

“真正地去精读原典是一个缓慢而沉潜的过程,但收益和妙处也是颇多的。”他深有感触地说。读原典要不肯一字放过,但也不能像《孟子》所说的“明察秋毫之末,而不见舆薪”。宏观而旁通,可以取得“读一书而关联多书”的效果。精读过程中要以书或问题为中心,阅读相关的典籍与论著,例如读《春秋》,欲求礼制而须查阅三礼,欲见经术而当查看三传,欲作史裁而当参考正史和出土文献。这样的阅读有中心与系统,远非对古籍浅尝浮慕可得。

同时,他认为时贤今彦的经典论著亦不可忽视,要关注学术前沿,但绝不只是进行“《四库提要》式”的记观点、背大意。另外,他喜欢去解剖一流学者的经典之作,梳理文章展开的脉络,核验他们所引史料的“上下前后左右”,学习一流学者对史料的解读和运用能力。

书林漫步多清欢

阅读已成为了罗远生活的一部分。即使是在大二——那时他的学生工作之繁重近乎极限:校会调研与评估中心副部长、院会学刊部部长、本班班长,期末每项工作他都获得“优秀学生干部”荣誉,而这学年,他还是坚持着一周一本论著的阅读量。

如翁贝托·艾柯所说“没看过的书也是一种训诫,让你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知”,罗远对此颇为认同,大概对于他来说,“坐拥书城”的感觉可能并不逊于“南面百城”。每次图书促销,他时常与朋友们熬夜“狂欢”,“图书满减促销,心里总有点痒痒。国外书价上天,国内简直不要钱,再加上满百减半优惠券,不买白不买!”罗远开玩笑道。话虽如此,他买书却非盲目跟风,文史学科本该多备书,而罗远又非常注重书的版本质量,大学买的十多箱书,版本都是精挑细选。

读书还给罗远带来了对文学的浓厚兴趣,他多次参加学校“文峰论剑”、武大历史文化节、湖北省国学知识竞赛等比赛,还有自己的公众号“欸乃一声舟”,在此公众号上,他以诗歌聚好友,抒情性。去年中秋他兴致大发,邀请十余好友作中秋诗,成一《戊戌中秋集》,颇有雅趣。诗歌是他在忙碌生活中放松自己的一种方式,也成为他记录、写作、交往的一种形式。

书外实践品真味

2017年寒假,罗远在故乡村小(江西省丰城市淘沙镇罗家小学)进行了农村教育调研。通过与校长、学生、家长及村民的交流,了解了罗家小学的师资生源、资金财务、运行制度和上下单位互动等情况,此后,他将调研报告反馈给了校长与镇政府,次年,学校的操场硬化、支教老师住宿问题得到解决。

2018年暑假,他加入了学院山西线专业考察队,一周先后去了太原、晋中等地,考察当中,他和朋友一起仔细阅读所见墓志碑文,“称得上是充分发扬华南学派‘进村找庙,进庙找碑’的精神吧。”他调侃道。他觉得,正是这些“细枝末节”使得历史更加具体可感。8月,他回到老家,对几位老人进行了建国前三十年的口述史记录和整理。其中虽有在“田野中发现历史”的满足,却也让他体会到了历史与记忆在比较视野下的斑驳复杂。

历史学的实践对他而言,它们所带来的具体又真实的观感,是他知识结构不断“正史”、“证史”、“补史”的要素,他也在历史实践的磨砺中提升了自己的史学素养。

“‘历史’或‘历史学’一词有它后面的无穷无尽的所指,是我的专业,更是我的志业,是历史中人与事与情感的容器,是神遇目击我所钦慕之学者的前奏,是我愿意做一个读书人的因缘。”罗远对于历史轮廓粗线条的勾勒,也足见他对史学的深情,对志业的坚守。章开沅先生说“治学不为媚时语,独寻真知启后人”,罗远永葆对学问赤子之心,学术之路上,他正笃志前行,必会前途光明。

 

友情链接:
院系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4-2014 华中师范大学学生工作部(处) 鄂ICP备05003325
地址: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 邮编:430079 电话:(86)027-67868026